当前位置:朝玉京>玄幻魔法>天师下山,红白席上她站岗> 2:哪儿来的哀乐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2:哪儿来的哀乐(1 / 2)

最新网址:只有桑家人还站在大堂里久久不肯离去。

他们想离去也没有办法,警局里提出来当然还是要回警局。

不过判刑的几率会变小,因为真正的幕后黑手已经自爆,桑家算是半个受害人。

就算是判,也只能判从犯,关不了太长时间。

肖博涵也不打算关他们很久,只等这次事情结束就把桑家人全部都放了。

对比起他们在牢里过的舒舒服服,他更想把几人放到社会上,让他们知道,让他们看见,桑氏逐渐破落的结局!

尤其是桑东,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就是不想让桑家毁在他手里!

但这一次,他想亲眼看见桑东那狼狈不堪的样子!

不为别的,只为云妹妹这些年吃的那些苦。

崔催催看着桑家几口望着云来的棺材出神,不由冷笑。

“可笑可悲可叹可怜可怨可哀,可别不要脸!”

这话要是放以前,桑回肯定第一个回怼崔催催。

但今天,此时此刻,他没有任何想要回怼崔催催的心,甚至觉得他说的没错。

至于桑淮几人,盯着棺材里的云来一言不发。

只有路蓉蓉,时不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长空看他们实在是烦,招呼着肖博涵把人带走。

肖博涵也看不下去了,喊了阿阳和几个警察,让他们把人送回了警局。

这次很好,谁都没闹,连反抗都没有。

顺利送走了几人,白玄一众人在大堂里开始等待。

等待天色逐渐暗下来。

等待的时间,大堂里来了另外一批人。

这批人穿着奇怪,但上来就直接跟景州还有崔催催他们交谈。

白玄凑上去才知道,这些人是宣城那些江湖术士或是半仙和先生们。

今天晚上专门来帮忙助阵的。

还有一些人被安排到了其他岗位。

景州跟他们客客气气的,请人吃了饭喝了水后,这才让他们在大堂里开始等待。

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。

外面的天色阴沉下来。

礼堂里的哀乐开始朝天吹。

乌鸦环绕了整个白礼堂的上空,阴气布满了夜空挡住了那茭白无暇的月亮。

此刻——

宣城内——

四通八达的角落里,越来越多穿着黑袍白袍的人走出。

他们压低帽子穿过人群,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。

这个方向就是白礼堂。

早早就躲在暗处的灵组跟天师盟的天师们看到有可疑人员走出,一个两个打开了对讲机。

“已发现目标,可行动——”

“目标已出现,随时可以行动——”

这话一出,对讲机里传来的杂音越来越多!

白礼堂内。

景州等人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,低眉垂眼凑到了白玄身边,小声道:“目标已出现,可以行动了。”

白玄看了一眼时间,可以起棺了。

走到棺边,白玄伸手替云来整理了一下衣衫,这才高声喝道:“盖棺!”

站在棺边的八仙互相对视了一眼,齐力将棺材盖抬起盖在了棺材上。

封棺钉没有打上去。

大家都默不作声,当做不知道有这回事儿。

淡定的将麻绳顺着棺材方向绑好,调整了一下身形,这才等着白玄继续往下叫。

朝天的哀乐越来越洪亮!

白玄的声音也逐渐变的越来越大!

“起棺!开路!”

抓起兜里的开路钱,白玄仰天撒去。

飘飘散散的开路钱随着风到处漂浮,然后落在了地面上。

八仙闷哼,齐力抬棺。

这千年阴沉木的棺材就是比平常的棺材还要重一点!

八人用顶了力气才将棺材抬起。

崔催催站在最前面,怀里还抱着云来的画像。

景州等人守在两侧,棺材后面跟着不少低声啜泣的人。

抬棺走到大门外,崔催催仰头高喊:“前辈,上路了!上路了!”

这一声叫的大堂外的乌鸦到处乱飞。

一行人就这样抬着棺浩荡离开了白礼堂。

宣城街道上。

这两天网上的新闻热搜发酵的比较厉害。

胆子小的,坚信不疑的早早回家关门躲在了家中。

胆子大的,无神论者,在大街上该干嘛干嘛。

迪厅里的音乐仍然欢快,蹦迪的人群也丝毫不见少。

嘈杂的重金属音乐在街道上回响,很快大家便在重金属的音乐中听到了一丝哀乐。

这哀乐的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